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城关小学 五(6)班 博客

“班荣我荣,班耻我耻。”我们都是五(6)的骄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命的纯白  

2015-04-17 20:21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我不知道年轻的躯体包裹着的心也会有许多感伤的情绪,应该承认我特别偏爱在忧郁中涌动,以寻找我的深沉。好多好多日子,为了那个最要好的朋友的误解,我的心让无奈的惊痛浸透;为了尘世的喧嚣和市侩的庸俗,我痛心疾首……有那么一天,早饭后。正是春末夏初,太阳温温柔柔的。我带了本书,拖着疲倦的双腿,踽踽独行于街头,任苦闷在心间左冲右突。似乎走了很久,就那么走过来走过去,最后我站定在一棵不知名的小树下,怔怔地发呆。我随手揪了几片树叶塞进嘴里,轻轻地嚼,品尝那丝丝苦涩。就在突然问,我发现那树上竞生着两种深浅不一的叶子,略深的是老去的,叶片很大很厚实;较浅的是新生的,叶子很小,嫩嫩黄黄的有点透明……那一时间我的心就像被什么东西轻触了一下,猛然问一震,似乎那叶子不该生在同一棵树上,就像一个人,似乎不该既自卑又自尊,既贫穷又富有,既肯定自己又否定自己—可是分明有这样一棵树上生长着两种不同的叶子。是否,忧愁会老去,快乐会生长起来?

    小树的一边,有个角落,阳光出奇的好。我走过去,发现那里堆了许多石子,碎碎的各色纷呈。我不觉就喜欢了这地方,倚在墙上,打开了带来的那本《席慕蓉散文珍品集》。也就那么一会儿,我完全陷入了那个世界。

    “叔叔,你看的啥书?”

    有一个很细很细地声音从下面升起来。我定了神看过去,一个很小很小的女孩像从地下冒出来一般立在我的脚边,整个人细眉细眼细手细脚,这会儿正拿了细眼睛看我,静静的怯怯的。“叔叔?”是在叫我吗?看看四周并没有别人,那一定是叫我了。不自觉就要笑,我想自己的忧郁定是从脸上扯下了。

我很想告诉她书的名字,又想告诉了她也不懂的,不是等于什么也没有说吗?于是,收回目光,脸上又挂了一丝深沉和忧郁。我看到了席慕蓉《两种时刻》里的句子:“……我知道,日子会逐渐过去,岁月想必也会在将要来临的日子里,把这些生活上不可避免的悲愁逐渐忘记,把这一层灰紫色的暮霭和丛生的杂草从记忆里剔除。”很久了,我就这样如痴如醉。拿到一本书,埋进里面,不消半分钟就达到了物我两忘的境界。

“叔叔,你要石子吗?”

我一惊。那小孩用一只小手拉住我的衣角,另一只小手上,平平展展地躺着许多小石子。我心里好奇怪,这是哪家的孩子?怎么不怕我?我开始怀疑这个上午的真实,我也不记得这世界原是这么单纯而美丽。我不明白自己以前为什么对生活有那么多乞求,我更忘记了活着原是一种丰足的快乐。我看那小手掌上的石子,竟全是纯白的,那一定是花了许多耐心才挑出来的,我又看那张灿烂的小脸,一抹扑面而来的感动漫上我的眼睛。

“叔叔,你要吗?”

声音细细的,像一缕轻柔的风拂过我的心。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伸出手去,小女孩早把石子分成两半,她分得那么认真,使她的跟我的一样多。让我怎样形容那一刻的心情呢?我郑重地接过那一半石子。好久以来,我都没有像这样认真地去做一件事了。

多少日子,我冷眼看着这个世界,拒绝了馈赠和给予,拒绝了真诚也拒绝了理解。我竭力地扮演着浅薄的深沉,贪吮着高雅的低俗,抚玩着愤世嫉俗的皮毛。但是,眼下我又有什么权力去推开这一脸的灿烂呢?我有什么权力去推开这一颗童稚的心所送给我的快乐呢?我更不想也不愿推拒这一把生命的原色。

我再寻那小女孩,竟不见了,仿佛是梦境中那长着一双小翅膀的天使,一个送人快乐的精灵。只有我手掌上的石子,发出晶亮晶亮真实的光芒。我握住了手掌,同时握住了一把生命的纯白。

很快地,我走出了那个角落,阳光扑了我一头一脸,世界原是这般温暖啊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